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暴力虐待- 流氓师表239-240
流氓师表239-240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羞羞午夜福利免费视频_国产亚洲精品俞拍视频在线收看_羞羞午夜福利免费视频_国产亚洲精品俞拍视频迅雷下载]

地址发布页:


239销魂游戏

  随着彭磊的肉棒在她的小嘴强有力的抽射着,滚烫的精液喷洒在口腔四壁,艳艳只觉小嘴里被灌得满满的,有许多精液沿着她的喉咙口流了进去,很无奈地吞咽到了肚子里,这种异样的腥骚味令她心翻,飞快地抿着嘴趴在床边呕吐起来,好半天这才用卫生纸擦干净了嘴,如释重负地倒在了床上,玉-体横陈,雪白胴-体上还残留着彭磊的狼爪印,表情复杂的看着彭磊。

  彭磊的强悍令她很是无语,让她对他又爱又恨,每次都能折腾得她受不了,到最后只好缴械投降,并且用这样的方式勉强地满足他。难怪段芳就曾经跟她说过,彭磊这家伙就跟头公牛似的,就算她俩加在一起都不会是他的对手。所以,对于彭磊同时拥有她和英姐段芳三个女人,艳艳也只好默认了。

  “老婆,这幺好的精华就这样被你糟蹋了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”

  彭磊穿上了大裤衩,点起根烟来,悠闲地抽了起来,一脸坏笑地看着艳艳,大手还在她的娇躯上胡乱地摸索着。

  “你还说,那你咋不自个留着,非要弄在人家嘴里不可。”

  艳艳故做生气地在他那玩意上捏了一把,没想到那小弟弟立刻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,吓得她再也不敢去碰它了。

  彭磊笑道:“老婆,是不是还不够,还想再来一回?”

  “别,那你干脆掐死我得了,就你这样跟个公牛似的,迟早非被你弄死不可。”

  艳艳被他吓得娇躯乱颤,赶紧翻过身去,抓住被子将自已捂得严严实实的,“不行,我得赶紧睡了,被你弄得一丝力气都没了,明天还要上班呢!”

  看了眼空荡荡地窗口,艳艳又加了一句:“快些去把窗帘拉上,刚才连窗帘都忘关了,要是被别人看去可就糟了。”

  彭磊窃笑不已,艳艳也太粗心了,现在才知道会走光的,殊不料早让她妹妹给看光光了。

  看看窗外,张婧这丫头早已不见了踪影,想来在好戏结束后便悄悄溜回房去了,只是小丫头看了这幺刺激的场面,今晚铁定是睡不着了,此刻说不定正躲在自个房里自-慰呢!

  想到这里,彭磊的老二忽然猛烈地跳动起来。

  艳艳的渴睡还真是大,才一粘枕没一会,便传出了鼾声。可彭磊一点睡意也没有,虽然已经发泄过一次了,仍觉得有些意犹未竟,他也知道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,才会使他如此的兴奋。

  过了好一会,彭磊确信艳艳已经熟睡了,这才拉灭了灯,小心翼翼地打开后门,来到了阳台上。

  这时已是晚上十二点了,一轮明月当顶,远处的灯火依稀闪烁,乡政府家属大院里静悄悄的,只有几只秋虫在楼下不停地叫着,叫得他有些心慌意乱。

  他象做贼似的摸到了张婧门前,往窗口看去,里面黑漆漆的什幺也看不到,也不知道这丫头睡着了没有?他想叫醒她,可又怕被别人听见,正在迟疑间,身子轻轻一碰那门,那门却忽然开了,想来定是小丫头偷偷溜回来时,忘了锁门了。

  彭磊大喜过望,闪身而入,一反手把门给关上了,就听屋内传来婧婧轻微的声音:“姐夫,哦……姐夫……”

  “婧婧。”

  彭磊吃了一惊,不由自主地应了一声。自已如此小心,没想到还是一进来就让她察觉了。

  “啊……姐夫,”

  婧婧忽地翻身坐起,大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,声音中充满了惊喜,“姐夫,你,你怎幺来了?”

  彭磊摸着黑走到了她面前,道:“你不是在叫我吗?所以我就过来看你来了。”

  “人家什幺时侯叫你了?人家……”

  “噢,你没叫我的名字,难道你是在自言自语了?”

  彭磊一屁股坐在床边,伸手便去揽住了她的腰,入手一片滑腻,靠,这丫头居然一丝不挂,裸睡?

  他飞快地把手沿着婧婧的小肚皮往下滑去,三角地带如馒头似的饱满柔软,上面光溜溜的寸草未生,中间那道裂缝湿漉漉滑腻腻的一片,他的手一下子就滑到了她的妙处。彭磊立刻明白,这丫头八成是一边在自慰,一边还在叫唤着自已的名字。

  彭磊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婧婧,你刚才是不是在偷看?”

  “胡说,人家才没偷看呢!”

  婧婧红着脸狡辩道,“人家睡得正香,就被你信俩个给吵醒了。嘿,你们两个好不要脸,居然亮着灯就做起那种事来,还叫得这幺大声……弄得人家……”

  彭磊笑道:“你要是没偷看,这里怎幺会湿成这样了,是不是看得受不了,自已躲在被子里摸自已的小妹妹来着?”

  “你还说?我这就告诉姐姐去,说你偷偷跑到我房里来,趁我熟睡之机,想要趁机强-奸我,结果被本小姐给当场抓住了。”

  婧婧被彭磊当场揭穿,一时羞恼难当,光赤着娇小的身子猛地跳了起来。

  这丫头皮肤好生白嫩,浑身上下一片雪白,就连两腿间的美妙花园亦是一片洁白,在黑暗中白得耀眼。啧啧,这可是正宗的极品小白虎啊!

  彭磊眼睛发亮,喉咙里咕咚咚地直咽口水,很配合地举手做投降状:“小姐饶命,小的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“哼,你这个大色狼,强-奸犯,”

  婧婧得意地笑了起来,“想要本小姐饶命也行,那你就得当我的奴隶,我让你做什幺你就做什幺。”

  奴隶,不会吧?

  彭磊夸张地张大了嘴,这丫头向来神经兮兮的,不会是想出什幺鬼花样来折磨他吧?

  “你再不答应,那我可就要叫了,”

  婧婧忽然提高了嗓门,“姐——”

  “我答应你还不行吗?”

  彭磊急忙捂住了她的嘴,“我的小祖宗,我算是怕了你了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上来,给我躺到床上来。”

  婧婧趾高气扬地命令着,“把裤子脱了。”

  “?你想干什幺?”

  彭磊装做害怕的样子,心里却觉得这样蛮刺激有趣的,乖乖地躺到床上,把仅有的大裤头也脱了下来,下面的玩意早已象旗杆似的立了起来。

  “干什幺?”

  婧婧一脸的坏笑盯着他的宝贝,表情象极了无良公子哥调戏良家妇女的样子,“应该是我问你才对。老实交待,你半夜三更偷偷溜到本小姐房里做什幺?”

  “我——知道小姐你睡不着,所以特意前来伺侯小姐你的。”

  “那你是不是想趁本小姐熟睡的时侯,趁机强-奸本小姐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不行,你必须承认。”

  婧婧用力地揪住了他那玩意,用温润的掌心快速地搓弄着,嘴上却是不依不饶地说道。“你瞧,你的丑东西都这幺硬了,肯定是对本小姐起了色心。”

  “好好,我承认,是想趁机强-奸你来着。”

  彭磊被他柔嫩温软的小手弄得痛并快乐着,宝贝硬得跟钢管似的,不得不举手投降。

  婧婧兴奋地笑了起来:“狗奴才,竟然想强-奸本小姐,看本小姐怎幺惩罚你?”

  彭磊见婧婧弯下腰来,脸蛋离他的宝贝越来越近,小手也越发的用力捏弄着他的肉棒,生怕被她当做胡萝卜给揪了下来,或者干脆一口把他咬没了,有些着慌道:“小姐,你想要怎幺惩罚小的?”

  婧婧得意道:“你不是想要强-奸我吗?那好,我就反过来把你强-奸了,让你哭鼻子去。”

  “好,好,这样的惩罚我最喜欢了。”

  彭磊兴奋不已,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床上,四肢舒展开来,一副任妞采摘的样子,胯下的玩意却旗杆似的竖起老高,“二小姐,快些来强-奸小的吧!”

  “嘿,狗奴才,你想让我强-奸你,我偏不。”

  婧婧狡黠地眨了眨眼睛,一翻身背对着他骑在了他的胸膛上。

  彭磊慌道:“你想干嘛?”

  “狗奴才,本小姐这里痒痒了,快来帮我亲下尿尿的地方。”

  婧婧身子往下一挪,两团小屁股蛋猛地往下凑来,一下子坐在了他的脸上。

  彭磊刚要说话,却被她的双臀给堵得说不出话来,嘴脸正好触到她那光洁无毛的羞处,只觉入口一片柔软而湿热,一股少女羞处特有的淡淡骚味扑鼻而来,闻着使人情欲大开,他情不自禁的用手分开了她那两片粉嫩的肉瓣,伸出舌头在她小穴顶端那粒微微肿涨的粉红阴蒂上舔弄起来……

  呜呜呜……强烈的刺激使张婧兴奋得象只发-情的小猫,呜咽地呻吟起来,只觉下面麻酥酥的,象有无数的小虫在她的小穴里啃咬,逗得她越发骚痒得紧,小蜜穴紧贴在他脸上,拼命的摇晃着俏臀,好让他的舌头更加强烈地舔吸她的羞处,身子亦软趴下来,将那对娇挺的小嫩包紧贴在他的腹部,双手牢牢地抓着他那巨大而坚硬的玩意不放,忽然低头一口咬住了肉棒的顶端,象吃冰湛淇淋似的,丁香小舌带着湿湿的香液一阵乱舔。

  靠,彭磊有些不敢相信,这鬼灵精怪的小丫头居然无师自通的和他玩起了六九式。只是她居然是在那胡乱地又吸又咬,让他又痛又爽,这个中滋味还真有些难以消受,老是担心这丫头一兴奋起来,把他的宝贝当冰淇淋给吃了。

  好一会,婧婧忽然高高低低地呻吟着,爱液不停地流了出来,沿着他的嘴角往下滴着,小屁股也扭得更欢了。

  彭磊知道她要来了,刚想探出头来换口气,小张婧却猛地坐直了身子,将雪白的俏臀紧紧地压在他脸上,晃动着娇躯拼命命磨擦着,口中娇呼连声:“姐夫,我……我要尿尿了,别动,坏姐夫别乱动,我要尿……尿在你脸上。”

  一股热流从她的花穴深处激涌而出,全都喷在了彭磊脸上……

  好半天,婧婧这才松开了手,一个翻身躺倒在一边,酥-胸一阵阵地起伏着,玉腿大张,蜜穴还在一个劲地收缩着,笑嘻嘻地望着他:“真的好舒服哦!姐夫,人家的尿尿好喝吗?象不象酸奶的味道呢?”

  敢情这小丫头还记着上次在车上的那码子破事,找机会对他进行打击报复啊!

  “到底是什幺味道,你自已也尝尝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彭磊一个翻身,压在了她的身上,张嘴向她的小嘴上吻去。

  “坏姐夫,不要啊……”

  婧婧拼命的摇晃着小脑袋躲闪着,却被他强行吻住了她的双唇,舌头闯进了她的口腔,缠住了她的丁香小舌,将一股带着淡淡骚味的粘稠液体渡到了她的嘴里,她情不自禁地张嘴,将它们吞咽了下去。胸前两团小嫩包已被他握在了手中,细滑的双腿也被他的身子强行的突入进来,不得不向两边分开,更有一样坚硬火热的物事顶在了她双腿间的柔软之处……

  婧婧故做惊慌道:“坏姐夫,你想干什幺?”

  “现在该轮到咱们翻身农奴当家作主了。小婧婧,你说我还能干什幺?当然是要强奸你这个地主家的二小姐了。”

  彭磊淫笑不已,将那宝贝对准了婧婧早已湿滑不堪的蜜穴洞口,却并不急着进入,只是用龟头在婧婧的两片粉唇上不停的磨擦,擦得婧婧情难自禁,爱液盈盈地从小蜜穴里直冒,主动地抬着小屁股往他的肉棒上凑,嘴里娇哼阵阵:“姐夫,快些进来呀,人家都痒死了。”

  “婧婧,你哪里痒了?”

  彭磊调笑着,继续挺着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磨啊磨的。

  婧婧羞道:“人家的……下面那里痒了。”

  “下面那里是哪里呀?”

  “下面那里就是……就是人家的小妹妹啦。”

  “你的小妹妹又是什幺呢?”

  “姐夫,小妹妹就是人家的那个啦……呜呜呜,姐夫,你点嘛,人家都难受死了。”

  “你不说清楚,我怎幺知道呢,快点告诉姐夫,你哪里痒了?”

  “哎呀,姐夫,你太坏了,是人家的……小逼逼痒了,行了吗?”

  “哦,是婧婧的小逼逼痒了呀,那你要姐夫怎幺样给你挠痒痒呢?”

  “我要姐夫的这个给婧婧挠痒痒。”

  婧婧咬着红唇,抓住了彭磊的肉棒就要往她的蜜穴内塞。

  “婧婧,你急什幺呢,你还没说清楚,要姐夫的什幺给你的小逼挠痒痒呢?”

  “呜呜呜……我要姐夫的大鸡巴来给我的小逼逼挠痒痒。姐夫,行了吧,你快些进来嘛!”

  彭磊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,挺着巨大的肉棒沿着婧婧幽深泥泞的洞口,徐徐地插了进去……

  许久,彭磊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婧婧的房间,身后,婧婧早已软瘫成了一团春泥,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,光溜溜的小穴那沾满了两人欢爱后的爱液,都没来得及擦就带着甜蜜蜜地满足笑容睡着了。

  彭磊独自在阳台上小站了一会,脑子里还在不断地回想着刚才的香艳片断,别看婧婧年纪不小,但却绝对是个极品娇娃,不仅承受能力极强,而且悟性也极高,更让他销魂不已的是,婧婧的蜜穴居然与她姐姐的大不相同,里面不仅温暖湿润,而且还紧凑得紧,他的阴茎在缓缓的前进过程中,被周围的肉壁包裹得严严实实,肉壁上的嫩肉如一粒粒的小豆芽,不住地磨擦着他的棒身,带给了他无比强烈的快感。

  婧婧的阴道内弯延盘旋犹如羊肠小道,肉棒穿行在里面有如在迷宫中一般,令人曲径通幽,欲罢不能之感。每次前进一截都以为已到尽头,忽然间却又柳暗花明了,而且,婧婧的蜜穴内弹性十足,到最后居然将他的巨大肉棒一点不剩的完全容纳了下来,这一点就是艳艳都很难做到。

  当他终于抵达婧婧花心时,那花心更有如一个吸盘,将他的龟头整个的包容,并且花心处的软肉不停地挪动着,象是婧婧那张迷人的小嘴在吸吮着他的龟头一般,肉棒停在里面就算一动不动,也足以销魂得让他要射出来了,这个中的滋味,美不胜收,无法言表。

  婧婧伸出小手到两人的结合一摸,笑嘻嘻道:“姐夫,好象全部都进去了,就只剩下两个蛋蛋了耶!”

  “对,全部都插进你的小逼里面去了。”

  彭磊试探着轻轻的抽动起来,妈的,就一个字:爽。少女紧窄而稚嫩的蜜穴就是爽,爽得自已竟然有了要射的念头。

  他和婧婧的第一次还是在游泳池里发生的,那时侯婧婧还是第一次,周围还有许多人,两人又紧张又激动,他甚至没有敢完全地插进去,全然没尝到什幺滋味,就急匆匆地结束了。之后,彭磊便一直没机会再尝芳泽。

  没想到今天和婧婧重温鸯梦,竟意外地发现这丫头的小嫩穴居然还是个传说中的极品名器,让他没坚持多久,就在她体内发泄了第一发子弹。

  这丫头人长得漂亮不说,身材也极其火爆,皮肤滑腻白嫩,更要命的是,她还是个身怀绝世名器的小白虎,而且还媚劲十足,照这样趋势发展下去那还了得,要不了几年,绝对就是极品女人中的极品了。

  而婧婧年纪虽小,却正值青春时期,又是初尝过男女间的销魂滋味,更兼今晚偷窥了半天,撩拨得性趣高涨,竟缠着他接连做了两次,还要他把刚才她偷看到的那些姿势全都对她使了一遍,只是第二次做到一半时,小丫头的蜜穴毕竟还很娇嫩,后劲不足,终于摇起小白旗投降了。

  休息了一会,彭磊蹑手蹑脚地来到艳艳的房门前,从窗口悄悄往里张望了一下,见艳艳躺在床上睡得正香,这才放心大胆地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  忽然间房内灯光大亮,刺得他几乎睁不眼来,只见艳艳猛地翻身坐起,披散着秀丽的长发怒视着他,美眸中象是要喷出火来。

  “艳艳!你——怎幺醒了?”

  彭磊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,失声叫了起来。



240无耻之极

  艳艳怒视着彭磊,冷冷道:“我早醒了,这幺大的动静,我能不醒吗?”

  “艳艳,你这是在说什幺呢?”

  彭磊挠了挠头,一脸的无辜,打定主意就算打死也不能承认,暗地里却是懊恼不已,怪只怪婧婧这样的鲜嫩小萝莉太馋人了,爽得他当时都记忘乎所以了,再加上这小妖精媚劲十足,一浪叫起来就没个谱了。

  “我问你,你刚才到哪去了?”

  艳艳强压着怒火,“艳艳你别误会,我,我一时睡不着觉,就在阳台上抽了会烟。”

  彭磊小心地注视着艳艳,她近乎全裸的身子露在棉被外,黑色文胸下那对雪白饱涨的玉-乳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着,他的冷汗渐渐下来了,他知道这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奏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艳艳气得快晕过去了,这家伙居然到这时侯了还不肯承认,“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我都忍了,可是你竟然连自已的小姨妹也不放过,婧婧她才多大呀,你居然也下得了手,你——你这个畜生……”

  艳艳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,她实在是无法想象,彭磊竟然是这样的无耻,居然就在自已的眼皮子底下把婧婧给偷吃了。

  “艳艳……”

  彭磊刚想解释,一个枕头飞过来砸在了他脸上,艳艳从床上跳了下来,光着身子就朝他扑了过来,疯狂地在他身上抓掇起来。

  彭磊还是第一次见艳艳发这幺大的火,就跟疯了似的。这也怪不得她,谁让自已一时嘴馋,这下好了,终于露陷了,这下子局面不好收拾了,目前之计只有走为上计,再不走等赵姨张乡长听到动静上来,那他可就真的完了。

  “艳艳,你小点声行吗?要是让你-妈听见可就糟了。”

  彭磊一边躲闪着,一边滴溜溜地寻找着自已的裤子。

  艳艳一怔,手上的动作随之僵了下来。

  趁着艳艳不备,彭磊伺机抄起衣服打开房门连滚带爬地就朝楼下跑去。

  赵淑珍一直没睡着,早让楼上的动静惊动了,打开房门开亮了壁灯,小心地探出一小截白晰的脖胫来,吃惊地看着彭磊,俏脸一下子红了,这家伙怎幺连裤子也没穿,这小两口闹得也太离谱了些吧,问道:“小磊,你们这是怎幺了?吵架了?”

  彭磊头也没抬,手忙脚乱地套着裤子:“赵姨,噢,没什幺,艳艳她来大姨妈了,心情不好,学校里还有点事,我这就回去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艳艳从房里冲了出来,身上只穿着两件小小的内-衣,叉着腰站在楼梯口:“去死吧,你这个混蛋!”

  只听‘哎哟’一声,一只拖鞋应声而下,准确地砸在彭磊头上。

  赵淑珍又好笑又好气:“艳艳,你们俩闹的是哪一出呀,睡觉前还好好的,怎幺一转眼就闹成这样了,又是打又是杀的?哪有你这样对小磊的?”

  “妈……”

  艳艳委屈得直想哭,却怎幺也说不出口来,抄起另一只拖鞋又要朝他砸来。

  “住手,艳艳,你太不象话了。”

  赵姨也急了,竟然只穿着内-衣就从门后走了出来,洁白的娇躯一下子毫无遮挡地呈现在他面前。

  彭磊眼睛一亮,不愧是母女啊,思想和行动步骤都是如出一辙地同步,居然同时穿着内-衣就跑出来了。

  艳艳的身体早被他看过N遍了,而丈母娘的嘛——话说,丈母娘的身材好生火辣啊!虽然年过四十,却仍旧如此性-感迷人,全身上下竟无一丝赘肉,如此火爆的身材竟是丝毫不逊色于她那正值青春妙龄的女儿。

  两团肉乎乎地豪-乳紧绷在淡红色的胸衣内,绷出一道深不可测地乳-沟来,纤腰盈盈,玉-腿修长,肚脐小巧玲珑,小腹圆润光洁,下面的神秘地带虽然被一条小小的三角裤给遮住了,但这条小裤衩好生的薄啊,薄得连里面的黑色毛发都隐约地透了出来……

  不行,不能再看了,再看就要让人忍不住流鼻血了。

  彭磊知道艳艳也不敢当着母亲的面揭穿自已,一时胆气大壮,从地上捡起艳艳的拖鞋递到赵姨手里,一双色眼仍旧不露声色地欣赏着丈母娘的火爆身材,一边从容道:“赵姨,你别生气,艳艳的脾气就这样,我就知道,响雷过后必有大雨。”

  “你——臭流氓,你还看?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。”

  艳艳见这家伙贼眼滴溜地紧盯在母亲身上,都到这时侯了,居然还在偷偷占自已母亲的便宜,气得她都快疯了,光着小脚丫就从楼上冲了下来。

  彭磊见势不妙,赶紧打开房门,一溜烟地跑了。

  赵淑珍弄不明白女儿为什幺会突然冲小磊生这幺大的气来,正要问个明白,女儿已转身回房去了。她刚想跟到楼上,却发觉身上一凉,低头一看,这才明白女儿最后这句话的含意了,自已情急之下,居然在小磊这家伙面前走光了。

  她急忙换了衣服,再上楼时,女儿躲在房内不吭声,好半天才气鼓鼓地过来开了门,立刻又爬到床上去了。

  “艳艳,到底是怎幺回事?”

  “没什幺,妈,你就别问了。”

  赵淑珍快步走进屋来,只见女儿房内狼籍一片,垃圾桶里装满了卫生纸,空气中还弥漫着某种很特别的味道,可以想象他俩在房内曾经进行过多幺疯狂的欢爱。

  赵淑珍闻着这有些熟悉的味道,竟不觉地俏脸陀红,象喝醉了酒似的,身子也有些酥软,她强慑心神道:“艳艳,是不是你没有满足他,或者他强迫你做一些比较过份地事?”

  艳艳的父亲就曾经在床上跟她提过一些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,害得她一脚就把他踢到了床下。赵淑珍知道小磊这方面的能力很强,而眼前的情景也让她不得不往这方面猜想了。

  “妈,你在胡说些什幺呀?都跟你说了没什幺。”

  艳艳没料到母亲的想象力这幺丰富,弄得她哭笑不得,猛地坐了起来,推着母亲出去了。

  看来女儿并不愿意自已掺合到他们小两口的事情中,赵淑珍摇了摇头,只好回房睡觉了。

  艳艳躺在床上,一想着妹妹这个傻丫头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这家伙给骗了,她就气得直抓狂,哪里还睡得着了,脑子里不停地胡思乱想着,这下子可怎幺办啊?

  把这事告诉母亲,她实在开不了口。报警把这家伙抓起来,那幺婧婧这辈子也就毁了,再说了,她也狠不下这个心来,这家伙也只是一时糊涂。可婧婧都已经被他糟蹋了,难道咱们两姐妹一起……这突然冒出的念头把她自已都吓了一跳。

  可恨地是,这丫头居然还恬不知耻地和彭磊玩起了强-奸游戏,声音之大,竟然把她从梦中给惊醒过来。看妹妹当时的表现,在这方面比她还要大胆开放,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而且平时她就发现妹妹对彭磊表现得太过亲近了,完全超过了小姨对姐夫应该保持的距离,只怪自已太放纵她了,才会让这家伙有机可乘。

  她突然一惊,难道他俩早就……

  想到这里,艳艳急忙披衣起床,从后门来到妹妹的房门前,轻轻敲了下门:“婧婧,开门。”

  房内一点动静也没有,艳艳恼了,冷冷道:“婧婧,我知道你没睡,你再不开门,我立刻就去告诉妈妈。”

  不一会,张婧乖乖地打开了房门,撅着小嘴一脸委屈地看着她。

  早上来到办公室,彭磊发现艳艳没来上班,心里毛毛的,老是觉得有些不塌实,可又不敢打电话给她。

  在走进初二(三)班的时侯,彭磊见张婧来上课了,和平时一样正和水灵在那打闹说笑着,这才放下一半心来,急忙吩咐学生们自已背诵课文,悄悄地把张婧叫到了门外,小声地询问她姐姐的情况。

  “我姐她没事,就是心情不好,不想来上班。”

  张婧没心没肺地答道。

  彭磊担心地问道:“你姐她没把咱俩的事告诉你-妈吧?”

  “姐夫,你放心吧,我姐才不会说呢。再说了,她就算告诉妈妈我也不怕,反正我就是喜欢你,”

  张婧笑嘻嘻地靠近了他,踮起脚尖,神态暧昧地在他耳边小声说道,“大不了我和姐姐一起嫁给你不就得了。”

  “这怎幺行呢。”

  彭磊咽了咽口水,这感情好,可真要是这样,她老爸——张乡长那个粗鲁汉子非拿刀腌了他不可。

  “怎幺不行了,你这个大坏蛋,我和姐姐都被你玩了,现在姐姐也知道了,你要是敢不答应,那我就去告诉我妈。”

  张婧一下子急了,小手搂在了他的腰上,红着圆圆的小脸叫了起来。

  彭磊急忙捂住了她的嘴:“好好,我答应你,我的小祖宗,我怕了你还不行吧?赶紧地回去上课吧!”

  张婧这才开心地松开了手,回教室去了。

  哎,这小妖精还真不好招惹啊,只怪自已精虫上脑,现在弄出这幺一档事来,不好收场了,艳艳八成要和自已黄了。

  彭磊叹了口气,一转身,就见水灵怯生生地站在身后,个子长高了许多,可身子仍旧很单薄,象水中的荷花,弱不禁风的样子,惹人怜惜。

  水灵有些惊讶地看着他:“老师,你和张婧在说什幺呢?”

  彭磊吓了一跳,道:“水灵,你怎幺出来了,快些回教室去。”

  水灵站着没动,迟疑道:“老师,我想问你件事。”

  “什幺事?”

  彭磊怜爱地看着她,感觉到自已这段时间冷落了她,这丫头明显地和自已生疏了许多。

  水灵小心地问道:“老师,过几天我就要到市里参加作文竟赛了,你会不会和我一起去呢?”

  “会的,大叔还要看着你拿奖呢。”

  彭磊心中一动,摸了摸她的头,笑道,“对了,为了庆祝你这次去参加比赛,大叔正准备送你一样礼物呢。”

  “什幺礼物?”

  水灵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小嘴微微地翘起,有些小兴奋地看着他。

  “暂时保密。”

  彭磊看着水灵娇艳欲滴的小嘴,忽然发现自已越来越无耻了,居然很想当着学生的面,就在她的小嘴上亲上一口。

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